您好,欢迎来到海林新闻网! 设为首页 WAP站 海林网址导航

“不知道。”风行云回答说。 “路标用完之前,希望我们能爬到山顶上。”

>
2020-5-14

景色慢慢地变了。一苇溪的水流逐渐变得断续宽广没有界限。他们脚下的土地越来越松软他们踩在上面就仿佛踩在厚厚的吸满了水的羊毛地毯上似的。他们来到了沼泽地。低矮的丛生的芦苇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墨绿色的地衣与苔藓顶着碎花小伞的黑骷髅蘑菇。现在在数十丈宽的溪流边缘那些枝叶锦簇的高大乔木在他们头顶上交叉起来形成了一个深绿色的幽长的秘密洞穴。

沼泽地里的雾气开始升了上来那些雾是蓝色的先是没过了他们的脚踵接着漫过了他们的小腿大腿与胸口最后像个蓝色的膜一样把他们全包了起来。羽人小伙虽然世代生活在林中与树木为邻却从没这么强烈地感觉到森林是一个活生生的东西。露珠从草叶上滴下的声音树木那微弱的呼吸声他们的脚步在蓝色的水中发出的泼溅声都成了优美的乐曲之声成了这个活着的沼泽的一部分。

他们觉得沼泽地里的白光更亮了些一闪一闪地像个心脏在跳动。

“太阳出来了吗?”向瓦牙问道。


“那怎么办?”向瓦牙用牙齿咬着嘴唇“我们不能就这么回去。”水声在他们远远的下方微弱地响着。

风行云站在那儿停了片刻皱着眉头思索那食鬼者的话刺破了他脑中的帘幕。他解下了一直背在背上的箭壶摇了摇它里面传出一阵唏里哗啦的撞击声。“你带了多少支箭?”他问。

“不知道。总有二三十支吧。”向瓦牙回说“你想干什么?”

风行云拔出一支羽箭把它放在岔道口上箭头朝着来的方向。

24小时在线收购微信 http://www.jinggu168.com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去年全国立案各类草原违法案1.78万起
  • 坚持立德树人思想引领 加强改进高校党建工作